面对朱秀才的询问,秦少游并没有立刻下达行动命令。

他思索道:“养尸妖道很可能已经知晓了我们今天晚上的行动计划,他派尸群在这里设伏,就是为了拖住我们。他这样做,要么是准备逃跑,要么就是他今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做,不能被我们给耽误打扰了……”

“我倾向后一个可能。”崔有愧插话道。

他抬头看了一眼没有月亮星辰的黑夜,面色凝重。

“今天晚上连一点星月之光都见不到,正是行邪法的好时机。而养尸妖道又在今天,给他炼养的那头僵尸弄了个新娘去……说不定今天晚上就是那头僵尸突破的关键时刻。即便不成魃,也要变成飞僵之类的邪门玩意儿。”

朱秀才倒吸了一口凉气,忙道:“那我们还等什么?这就冲出尸群,杀向双桂村吧!”

“冲出尸群不难,但这些人怎么办?”

马和尚指了指被摁在秦少游马背上的村民。

前一刻这个村民还在拼命挣扎,发出如同野兽般的嘶吼。

但是在三尸虫蛊被拔除干掉后,他就仿佛是在瞬间被掏空了身体。

此刻更是目光涣散的趴在马背上,一动不动了。

若不是还有呼吸起伏,真会让人误认为他已经死了。

秦少游也在考虑马和尚提到的问题。

他们是镇妖司的守夜人,不是游侠,护境安民是他们的职责。

而这个地方,又正是他秦少游的辖区。

所以除非是这群村民确实没救了,否则他们还真不能放任不管。

秦少游没有多做犹豫浪费时间,他望了眼那群从村子里面走出来的老弱妇孺,飞快的询问道:“崔师兄,这些村民还有救吗?”

“有救。”崔有愧点头道,“只要拔除三尸虫蛊,他们就能恢复意识。不过他们体内残存的尸毒与尸气,就需要后期用药石调理了,否则就算不暴毙,以后死了也容易尸变。”

“只要有救,我们就不能坐视不管。”

秦少游当即下令。

“秀才你脑子灵活,带上和尚与神医,以及他们各自的队伍,先行突围赶往双桂村。我和崔师兄带着剩下的人留在这里,等荡灭尸群救了村民,就来追赶你们。如果你们到了双桂村,我们还没有赶到,就由秀才你全权指挥!”

“是!”

朱秀才、马和尚和山道年齐齐领命。

大家都是经验丰富的老守夜人了,虽然对秦少游留下有些担心,却也没有多言,只是道:“大人,我们给你多留点人吧?”

“不用。”秦少游一口拒绝,“有崔师兄在这里,再多的行尸也不怕!”

说话间,他飞快的从怀中掏出了一大摞的符箓。

这些都是之前从土师兄那里弄来的废符。

虽然是废符,却都蕴含有灵力在其中。之前秦少游跟崔有愧做过实验,这些废符同样能炸,只是威力稍微弱了点,但用来对付这些行尸,应该足够了!

崔有愧听到秦少游的话,再看到他拿出来的这些符箓,立马知道了他要做什么。

他当即昂首,傲然道:“秦总旗说的没错,今日就让这些行尸,见识一下我百炸真君的厉害!”

秦少游没有废话,立刻催动血气,施展出了霜满天的暗器手法。

在这个暗器手法下,即便是轻飘飘的废符,也仿佛暗器一般,以迅捷之势,飞射向了从四周涌来的行尸。

尤其是双桂村方向的行尸,大多都被贴上了一张废符,有的甚至还被贴在了脸上。

行尸对此毫不在意,也没有去揭这些废符。

而秦少游在扔出了废符后,便立刻暴喝:“崔师兄,你他娘的百炸真君呢?给我炸!狠狠的炸!”

崔有愧有些错愕,不明白秦少游在发什么神经。

炸就炸吧,怎么还骂起娘了?

不过他的行动却是一点儿没受影响,在秦少游下令的同时,就催动灵气念动咒语,激活了那些废符。

一片火光瞬间迸发。

“轰轰轰……”

连绵不绝的爆炸声随即响起,带起了大片滚烫的气浪与飞石。

废符被贴在躯体或者四肢上的行尸,还算幸运。

它们虽然被炸断了手脚、炸裂了胸背,却因为没有伤到头,依旧具备行动的能力。

而且作为行尸的它们,是没有痛觉的,所以这些伤势看似严重,却并未让它们丧失战斗力。

但是那些被废符贴在脑门上的行尸,可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它们直接被炸碎了脑袋,纷纷栽倒在地。

崔有愧对于这样的战果,还是比较满意的。

他昂首望天,用鼻孔看人,得意洋洋:“我百炸真君果然不同凡响!”

然而还未得意太久,就听到了秦少游在催促他:“发什么呆呢?赶紧的,继续给我炸!”

原来,秦少游又扔出了一批废符。

崔有愧瞬间从装逼的状态中脱离,哀怨的瞪了秦少游一眼,然后再次催动灵气,引爆废符。

忽然,他脑海中闪过了一个念头:“诶……不对呀,我怎么觉得,自己好像是变成了一个工具人?!”

工具人这个称呼,还是他从秦少游口中听到的。

仔细想想,他现在做的这些事儿,可不就像是一个工具人吗?

不过这个念头刚起,崔有愧就听到了朱秀才等人的夸赞:

“老道牛逼啊!”

“不愧是百炸真君!”

“大炸逼非同凡响!”

崔有愧心头刚刚涌起的一丝不满,立刻在众人的夸赞和恭维下烟消云散。

甚至他还在心中自我安慰:“不管是不是工具人,反正这个逼,我是装到位了的,这就足够了。”

同一时间,朱秀才与马和尚、山道年等人,纷纷带着各自麾下的守夜人,列出了突击阵型,朝着双桂村方向突击前进。

这一路上的行尸,被废符给炸毁了大半,剩下的也个个带伤。

朱秀才、马和尚等人,在经过它们身畔之际,纷纷挥刀舞锤,直接将这些行尸结果,并未受到太大的阻碍。

不过他们很清楚,之所以能够突击的如此顺利,都是崔有愧的功劳。

所以才会纷纷出言夸赞。

朱秀才更是在心中暗叹:“这便是总旗大人,在之前一直念叨着的‘火力覆盖’、‘实力不够火力来凑’吗?果然厉害!”

秦少游在扔出了两把废符后,便没有再继续扔。

这让前一刻还在为工具人耿耿于怀的崔有愧,失去了继续炸下去的机会,心中竟是泛起了一股失落感。

他让秦少游继续扔符,但秦少游没有理他,只是飞快的下令:

“崔师兄,你带一队人去剿灭行尸,速度要快!冯巡游,你带几个人与我去救村民。但你们要做的是控制村民,他们背上的三尸虫蛊,交给我来处理!”

“是!”

众人齐声领命,当即执行。

崔有愧麾下的冯巡游,虽然心中很是诧异,不明白秦少游为什么不让他们直接除掉三尸虫蛊,要多此一举的亲自动手,却也没有多嘴询问。

至于崔有愧,还在为不能继续搞爆炸而遗憾。

“百炸真君不炸了,还是百炸真君吗?我以后也得去弄一些符,虽然我不能用,但可以给我麾下的守夜人,让他们做我的弹药工具人……”

没有人知道,秦少游之所以这样安排,是因为他在之前灭掉了三尸虫蛊后,神秘食谱里面又开出了新的一页。

虽然他还未看这页的内容,但亲自动手,才好收集这新的食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