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邪魔构成的通道?

杰恩咽了口唾沫。

漆黑的六边形大门里有东西在不停涌动,既像是翻滚的热油,又好似包裹着无数蠕虫的泥潭,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可以供人通行的开口。

他自问自己无论如何也没办法踏足其中。

“树舟,固定通道!”公爵果断下令道。

风歌号顿时伸出六根长长的枝条,抵住了立场的每个角落。

“魔力供应切换成功,目前已由树舟来维持力场法术。”法师汇报道,“我们最多只有五个小时探索黑障,否则树舟将会耗尽所有魔力,有当场枯竭的可能。”

“五个小时吗?”阿芙乐尔低哼一声,“虽然不算久,但也足够我们看一眼墙外的世界了。赶紧让第一艘船进入通道,一切按计划行事!”

“遵命!”

在精灵的控制下,风歌号树舟再次发生了变化,码头部分一分为二,其中一半地面裂开,放海水灌入其中,形成了一条内部沟渠。排在最前列的战舰栀子花号被藤蔓拉扯着进入沟渠,宛若成了一艘停靠在树舟内的子母船。

指挥官立刻意识到了这么做的好处。

由树舟藤蔓推进黑墙,远比让船员自己开进去要容易——毕竟谁都不知道墙后是个什么样的情景,公爵也不希望把帝国精锐损耗在这种地方。

至于为何要选用新式战舰,而非老一代风帆船,亦是出于这个原因——前者体积偏小,结构强度反而更高,更适合被树舟推来拽去。

接着许多试验品被士兵从船舱中拖出,摆放到战舰甲板上。

它们大部分是猴子、老鼠和猫狗等活物,但也有几个活生生的人。只不过比起之前遭受处刑的犯人,这些血族的穿着待遇明显要好上许多,至少御寒衣物一件不少。

“阿芙乐尔大人,您这是要干什么!?”

望着眼前的“黑门”,他们脸色大变。

“我是初拥贵族,您不能这样对我!”

“我要见陛下!”

“给我闭嘴!陛下御令在此——”阿芙乐尔冰冷的扫视他们一眼,从怀里拿出一张羊皮纸,“诸位虽为贵族,所犯罪行却已超过了律法所能容忍的底线。叛国、意图谋逆和扰乱海外市场,皆可处以死刑。但看在诸位身世的份上,本王给予你们一个自我救赎的机会。你们将前往黑障之后,并将所见所闻详细记述下来。如果你们可以顺利生还,所有罪行一概既往不咎,并予以开拓者之功,家财原数奉还!塔留斯.斯迪奇亲笔。”

“可是……”

“没有什么好可是的!”公爵呵斥道,“你们可以选择拒绝,我也会立刻把你们浸到永冻海里去!要么带着荣誉满载而归,要么像懦夫一样就地死去,你们没有第三种可能!想好了的话,现在就将答案说出来!”

没人敢怀疑阿芙乐尔的决定。

但凡凝视过公爵眼睛的人,都知道她说出的话就一定会做到。

在死亡威胁面前,大家皆选择了奋力一搏。

越过黑障区确实需要勇气,但直面永冻海需要的勇气更多。

法师也没有闲下,他们使用各种术法,为即将进入边界的“试验品”进行加护。光杰恩认得的就有忍耐寒冷、忍耐火焰、防护恐惧、魔力护盾和箭矢偏斜,至于那些他叫不上名字的高级防护法术,也都像不要钱一样施加在众人身上。

这一切完成后,法师和水手才悉数撤离栀子花号。

“送战船进去吧。”阿芙乐尔沉声道,“回收时间定在一个小时之后。”

“起航!”

在藤蔓迟缓的推挤下,帝国战船沿着栈桥滑出,一点点靠近六边形大门。

邪魔也在这一刻做出了反应——

只见无数细小的触须伸出,缠绕于船体之上,陡然增加的拉扯力令后方的藤蔓发出咔哧咔哧的裂响!

杰恩意识到,它想要吞噬这些生灵!

“不要停,继续推送!”阿芙乐尔高声道,“让树舟的动作再快点,藤蔓绝对不能被拉断!”

一拉一挤之下,栀子花号不到半刻钟便被触须完全缠绕,下一息,船只瞬间消失在众人视野!

如果不是仍有半截藤蔓露在门外,杰恩甚至会怀疑自己的眼睛是否出了问题。

那可是一艘大型战船!

“成了。”公爵发出一声低笑,“我们第一次越过了世界的边界。”

“您确定?”杰恩谨慎的问道,“我倒是觉得他们像被邪魔吞进了肚子。”

“渊鬼并不吃人,它们索求着生灵的魔力,自身却没有致死手段。”阿芙乐尔轻松道,“很有趣不是吗?当渊鬼在狭小容器中时可以轻松杀死任何猎物,可一旦换成大型容器,它们的威胁就会成倍下降,反倒成了我们可以利用的工具。可惜这次它注定吃不到任何东西了,只要藤蔓不断,我们就可以随时把战船从黑障对面拉回来。”

等待的时间显得无比漫长。

所有人都在翘首期待试验的结果,以至于冰冷的雪花都失去了往昔的震慑力。

“大人,一个小时到了!”

随着法师的报告声,现场赫然忙碌起来——

“收回藤蔓,注意控制力度!”

“明白,防护组正在保障藤蔓的强度。”

“当心随船出现的邪魔!”

“没听到命令前,各小组不得开火!”

杰恩在心中默数到一百二十下时,栀子花号的船尾终于重现于众人面前!公爵阁下说得没错,法师居然真的将渊鬼变成了翻越黑墙的通道!

不过船只现身的瞬间,表层上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蔓延起了雪白的冰霜,当它完全离开六边形大门时,整体已被完全冻结,到处都挂满了长长的冰棱。

杰恩跟着公爵第一时间登上战船。

甲板上的活物悉数被冰封,宛若一尊尊雕像。

他将目光投向那几名血族。

按理说被施加如此多防护术法后,哪怕光着身子都能在永冻海中坚持相当长一段时间,可他们下场并没有比猴子等动物好到哪里去,不仅完全被冻僵,其中一人的体表还呈现出焦黑色,仿佛被强光灼烧过一般。

第一次探索的幸存者为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