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听此言,阿列克谢的脸色顿时又灰暗了两分,显然这个时候还一门心思想着怎么跟土耳其打仗的某人恐怕很难听进他的劝告。

“诸位阁下,主人请你们去书房一叙!”

阿列克谢捏了捏太阳穴一马当先地跟在管家后面往书房走,紧接着是鲍里斯,李骁和维什尼亚克落在了最后面,他们俩小声交谈道:

“阿列克谢能说服那头倔驴吗?”

“我看够呛,搞不好会不欢而散!”

“就没有别的办法了?”

“你认为列昂尼德是个听劝的人吗?”

三两句话的功夫,书房就到了。管家毕恭毕敬地开门将他们四个请了进去,刚进门他们就被里面的热闹给吓了一跳。

书房的正中间是个硕大的沙盘,河流、山峰、城市一目了然,列昂尼德正带着他可爱的部下围绕沙盘展开讨论,气氛很热烈,因为所有人都不拘小节,连列昂尼德都难得地解开了风纪扣。

他满面潮红看上去很亢奋,手舞足蹈地正在说些什么,马上他的部下就发出一阵哄笑,显然他们的心情好极了。

很快列昂尼德就发现了他们,他立刻带着那些同样满面潮红的部下快步向阿列克谢他们走了过来。

“我就知道你会来!”列昂尼德笑呵呵地对阿列克谢说道。

看他的精神状况似乎还不错,完全没有捅了大篓子的自觉。不过这也正常,以他的背景,得罪了德米特里也不至于在陆军混不下去。

列昂尼德一边说一边向李骁等人致意道:“但是我没料到安德烈你们也会来!”

说着他突然拍了拍巴掌,冲他可爱的部下们说道:“伙计们,总督阁下这是来做说客的,请你们稍稍给我们几分钟时间,你们可以去客厅抽根烟或者吃点点心,拉夫尔!拉夫尔!快过来,带我的伙计们去休息一下!”

列昂尼德似乎笃定阿列克谢会来找他,甚至已经猜到了阿列克谢想说什么,但是从他的情绪看,他似乎对此一点儿也不担心,完全是一副一切尽在掌握信心满满的样子。

等军官们都走了,五个朋友随便找了张凳子坐了下来,这两年他们一起围坐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了。更多的时候都在忙着各自一摊,当年在748团简陋的军营里齐心协力各出奇谋的小团体似乎无形中就消解了。

阿列克谢看了看列昂尼德,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准备将准备好的台词一股脑全部说出来,只不过他还没张嘴列昂尼德就抢在了前面:

“阿列克谢,我知道您要说什么。认为我太冒失,认为我根本就是在胡来。如果您想说的是这些,那大可不必浪费口水了!”

“我很清楚我在做什么,我也很清楚你偏执的认为我的想法是错误的,但我依然要说这一次错的是你!”

说着列昂尼德突然站了起来,突然走到了那个硕大的沙盘前面慷慨激昂地说道:“保加利亚一直到君士坦丁堡这一线几乎是一马平川,几乎无险可守。以土耳其的军力和战斗力拿什么跟我们打?这是自1829年之后我们彻底解决异教徒光复君士坦丁堡最好的机会!”

“如果我们错失了这样的天赐良机,我们的后代都不能原谅我们!天父也不会原谅我们!丢掉你们那些谨小慎微吧,这将是对异教徒最后的圣战,此战将彻底将他们扫进垃圾桶!”

“作为一个笃信天父忠君爱国的军人,我有什么理由不参加到这场最后伟大的圣战中去?就因为你们那一定点微不足道的杞人忧天吗?”

“先生们,丢掉那些束缚着你们的条条框框吧,和我一样敞开身心迎接这场伟大的圣战,只要我们齐心协力必然能创造更辉煌的胜利!”

列昂尼德这番话说得声情并茂,确实很有感染力,尤其是那些本来就笃信宗教的人,更是容易被煽动。只不过这屋子里除了他之外并没有类似的人,唯一算得上有点信仰的只有阿列克谢,而阿列克谢显然并不接受这种心灵鸡汤的忽悠。

“我看不到您说的美好未来,也看不到什么辉煌的胜利,”阿列克谢直言不讳地回答道,“我能看到的仅仅是一部分人鬼迷心窍,为了一己野心不惜铤而走险拿成上千万的性命和幸福生活开玩笑。”

这下列昂尼德愣了,因为他原以为只要晓之以理应该不难说服阿列克谢,而只要说服了阿列克谢那一切都不是问题。可是他在第一步就踢到了铁板,显然阿列克谢不认同他笃信的一切。

“您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悲观和偏激了,难道您看不到我们的大好形势吗?”列昂尼德不死心地又说道。

阿列克谢坚定地摇了摇头道:“我可能有点悲观,但远远算不上偏激,至少……算了,我也看不到你说的大好形势在哪里……”

列昂尼德急了,指着沙盘就嚷嚷道:“您看看我们的部署,以及我们的军力,还有保加利亚民众的支持……以及东正教徒们的欣喜……您怎么会看不到呢?”

但阿列克谢还是坚定地摇头,甚至逐一反驳道:“可能我军装备乃至战斗力比土军强点,但是他们拥有足够的战略纵深以及坚固的堡垒,更何况他们的兵力不在我们之下,拼消耗就足够让我们头疼了!”

“至于你所谓的保加利亚民众的支持,如果您所谓的民众仅仅是那几个跳梁小丑一样的老爷的话,那确实有。但普通民众真的很支持我们吗?不尽然吧!”

其实阿列克谢这已经算是给列昂尼德留面子了,保加利亚民众反应很是冷淡,对被解放或者参加所谓的“圣战”没有一丝一毫的兴趣。

“你胡说!”

列昂尼德终于急眼了,他很是激动地挥舞着胳膊说道:“你难道看不见那些东正教兄弟的呼唤,看不见他们正在遭受的苦难吗?将他们从异教徒的奴役中解放出来有什么不对?又有什么不好!他们怎么可能不支持?!”